第二篇-第三章.jpg

西陵君的怪力將領崩牙虎,和迷黎的戰鬥中差一點把礦場整個毀掉,好不容易在迷黎和東狂君的合力下,有驚無險的打倒了他,並準備要前往地面對付西陵君。

就在他們準備往電梯走去時,在毀壞的那座電梯裡,發出了如同猛獸低吼的聲音,東狂君和迷黎見狀立刻停下了腳步,忽然間金屬拉扯所發出的爆裂聲,隨著火花響起,那個被劈成兩半的電梯殘骸漸漸升起。

東狂君有點驚訝,但臉上也表現出莫名的喜悅:「這傢伙還真是怪力男,側面中我一記正拳還能站起來的沒幾個人,還這麼有力氣的還沒看到過!」

崩牙虎嘴角流著血,憤怒的眼神裡布滿血絲,雙手暴筋舉起碎裂的工業電梯殘骸。然後他張嘴大叫了一聲,淒厲宏亮的大吼著,並將手中巨大的金屬往東狂君的方向丟過去。

迷黎馬上往後推了一段距離想躲開這個攻擊:「真是個討人厭的怪物!」但東狂君反而戰鬥的血液沸騰了起來,伸出雙手接下這個巨大的金屬殘骸,帶著狂笑聲,他右腳用力的踩著地面,也向後滑行了一小段才停住。

原本就損壞的電梯殘骸經不起這樣的衝擊,就在東狂君的手中散落成金屬碎片。凌亂清脆的聲音中,只見滿地的電線鐵網和金屬板。

崩牙虎在原地又怒吼了一聲,將雙手伸進他金色的西裝外套裡,立刻在手上安裝了金色的手套,他握拳兩手撞擊,傳出厚重的金屬聲。他就像準備出籠的猛虎,怒目盯著東狂君這個獵物伺機而動。

而東狂君也將身上的金屬碎片拍掉,右手握拳露出笑臉:「我收回前面說的話,這次還真該帶斬龍刀來,跟你好好的打一場。」

話才說完崩牙虎已經衝了過來,立刻伸出右拳攻擊,一道拳風斜切到地面,周圍的土地崩裂,東狂君看到情況不對就往高空跳起,才驚險的閃過這個突擊。

東狂君對在一旁的迷黎說:「妳不要出手,這傢伙現在拳頭的裝甲,破壞力和速度都比之前強太多了!」

而崩牙虎用力跳起將雙腳踩下,翻起了一陣泥沙將自己的身體停下,然後立刻向空中還未著地的東狂君揮出左拳,雖然東狂君馬上反應雙手在身前交叉擋住了攻擊,但也被打飛摔進後方的礦場洞穴中。

洞口也因為撞擊崩落岩石,將東狂君埋在裡面。這時整個礦場開始大震動,比前幾天發生的地震還要嚴重,居民、工程人員和武裝守衛間透露出了害怕的神情,對情況議論紛紛。

許多人開始害怕又會出現一次大崩塌,在礦場的人不知道又會死多少了,曾經歷過先前浩劫的居民們恐慌的往停滯的工業電梯方向跑,如逃難般的擁擠著。

工程人員和聽說過災難的武裝守衛也被恐懼的氣氛感染了,不知所措的找尋出路。

其中幾名武裝守衛忍不住跟崩牙虎說:「長官!礦場就快要塌了,請不要再這樣用全力攻擊,不然我們也都會死在這裡啊。」

崩牙虎這時已經被憤怒的心情驅動,聽不進任何聲音,只是怒火難消的回頭瞪著那些武裝守衛:「那你們就先去死吧!」

然後一拳打在守衛的身上,即使他們穿著防彈衣和頭盔,強大的撞擊力還是讓他們全身骨頭碎裂,吐血而死。

這個舉動讓那些武裝守衛更害怕,紛紛拿起了武器,但不是為了執行任務,而是要對抗崩牙虎這個瘋狂暴虐的行為。

有的武裝守衛開始討論了起來:「怎麼辦?崩牙虎大人發瘋了!」另一名守衛拿出砍刀:「阻止他我們才有可能活著出去。」

這時又一個大震動,看到一個巨大的石塊從岩壁上崩塌下來,撞擊在地碎成砂石,然後就像連鎖反應般,礦場裡的岩壁一大片一大片的崩落。

這時躲在龜老屋裡的藍和翔也開始害怕了起來,藍深吸了一口氣:「怎麼回事,震動一直沒有停下來。龜老你這個石屋頂得住嗎?」

只見龜老緩緩的點起了菸斗,放在嘴中輕輕吸了一口,吐出裊裊白煙後悠哉的說:「開玩笑,你怎麼那麼沒信心呢?當然是頂不住啦!」

藍有點無奈的回他:「都頂不住了還要有什麼信心。」但也因為這樣藍的恐慌意外的減輕了許多。翔也在一旁低著頭傻笑。

只是照這樣下去礦場真的會整個塌掉,而且崩牙虎在處死了許多自己人之後,還是對東狂君充滿怒火,並沒有打算就這樣停手。

所以聽到崩牙虎仰天又是一聲怒吼,然後瞪向在一旁的迷黎,衝上前準備要殺死她。

看到東狂君被打倒,礦場又脆弱的崩壞著,這時的迷黎腦袋一片空白,不知道該使用魅影香還是其他工具,慌亂的在身上找東西,但其實自己也沒弄清楚要拿什麼。

眼見崩牙虎已經伸出左拳迅速的接近了,迷黎眼中含著淚想著自己可能就要死在這裡了。這時她聞到了一股氣味,表情從驚恐轉為訝異,輕輕的轉了頭看著旁邊,龜老已經走了出來站在那裡。

而龜老也露出了笑容,點起了菸斗又抽一口,吐出菸後說:「我就知道,妳是天覺一族五姊妹,可以感應到能力者的人。

迷黎還在驚訝中,崩牙虎已經直拳揮來,霎時間龜老跑向前伸手,他的手掌轉為紅色發出亮光,就像是鐵燒紅了一樣。龜老輕輕地接住了崩牙虎的鋼鐵拳,他手上的金屬手套立刻融成金色的鐵水。

極高的溫度讓崩牙虎痛到大叫,握著燙傷的左手,把燒熔的鋼鐵手套丟在地上,用力的踱著腳。龜老有點不耐煩的說著:「真是講不聽的死孩子,還給我這麼大力的踩地板,是真的要把礦場弄倒嗎!」

隨後龜老將掉在地上崩牙虎融化一半的鐵手套撿起來,右手再次變得發紅冒煙,像捏黏土一樣把鋼鐵手套拉成一把尖銳的劍。

崩牙虎更加憤怒,對著龜老大叫,臉面冒出無數青筋,失去語言能力像是頭猛獸,用僅存鋼鐵手套的右手準備攻擊。

迷黎被龜老的力量震懾,這時才開口問:「你怎麼會知道我的身分?而且你的力量這麼強大,當初為什麼不加入黑靈十二將!」

龜老一手拿著剛做好的武器,另一手夾起口中的煙斗:「我就是知道他們找到天覺一族來找能力者,才知道怎麼躲起來。那種什麼封官加爵的遊戲,就給你們年輕人去玩吧,老子沒興趣。」

看著橫衝直撞的崩牙虎,龜老咬著煙斗嘆了一口氣:「真不知道西陵君怎麼會挑選你們這兩個不之天高地厚的年輕人,自以為自己天下無敵,還不知道招惹的是什麼人!」

然後龜老用做好的鋼刀突刺,和崩牙虎的鐵拳正面相對,這一次衝擊不相上下,兩人都往後彈開,但金屬撞擊的強大震動讓崩牙虎右手臂不斷抖動,還發出嗡嗡的回音。

此時龜老手再次發紅,鋼刀也跟著灼熱,他帶著火紅的刀刃劈下,崩牙虎撐著震動的手抬起要接住攻擊,但鐵拳手套就這樣被斬斷,他的手掌也跟著被砍掉。

燒熱的刀傷讓他沒有大量出血,但卻異常的疼痛,崩牙虎持續狂吼著,龜老瞪了他一眼,出拳往他眉心一擊,壯碩高大的崩牙虎就這樣倒在外表瘦弱滄桑的龜老跟前。

龜老不屑的哼了一聲:「吵死了!礦場已經這麼脆弱你還大吼,都不聽長輩說話的。」

藍也在後面看到了剛才發生的事情,驚訝的知道先前一直跟自己瞎混的龜老,原來是這麼強大的能力者。

於是藍和翔緩緩的走近迷黎:「妳認識龜老對不對,他到底是誰?」

迷黎這時才從剛剛的恐懼和驚訝裡醒過來:「看來他隱藏得真不錯,妳跟他聊這麼多天都不知道他是誰。」

藍疑惑的追問:「隱藏,他在躲誰,我還真的沒聽過他說自己的故事。」

迷黎用手梳了梳頭髮,輕輕吐一口氣:「他應該就是當年四方君中被發現有之能力的人,也是四方君之一的-北匠君。

藍心想這個專門修東西的糟老頭,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,當大眼睛不感相信,指著遠方的龜老:「他!真的假的。」

原來在這個底層的世界,潛藏著這麼多驚人的大人物,這些日子以來怎麼都沒有發現。藍不斷的回想過去的每一天,但是除了工作還是工作,或許就是這樣的生活,讓她從不曾認真的注意周圍的人事物,也因為這樣,強大的四方君就在身邊也從未察覺。

迷黎這時也望向龜老:「但讓我更驚訝的是,北匠君居然知道我的出生,那他應該也曉得我這次來到下層的目的是什麼吧。」

龜老這時也看向他們,丟下手中的鋼刀,再次點起了菸斗:「廢話,不然妳那麼弱怎麼會被選進黑靈十二將。」

迷黎聽了緊握拳頭,有點生氣但不敢表明,畢竟是強大的北匠君開他玩笑,只能淡淡的說:「是阿,我太弱了,真對不起喔。」

但當迷黎和藍再看過去,龜老已經消失無蹤了,或許他就是不願意加入這場鬥爭,即使擁有再大的力量,也只想過著隱居的生活。

隨著崩牙虎的倒下,還有搖搖欲墜的礦場,無論是居民、工程人員還是武裝守衛,都同心的只想離開,於是除了被毀壞的那台電梯,其他都逐漸恢復運作,眾人擠上去都是為了活命。

但上方的西陵君跟裂嘴狼,不知道還會準備什麼來對付他們,迷黎看著被埋在洞穴的東狂君,知道他沒那麼容易就死掉,但是靠他們的力量,真的能夠推翻西陵君的霸權嗎?

經過這場戰鬥後,這已經再迷黎心中,從肯定句化為問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火蜘蛛 的頭像
火蜘蛛

火蜘蛛-小說集

火蜘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