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蕪-二篇五章.jpg

為了躲避變異荒蕪人的攻擊,我們躲到了下水道,沒想到在這裡遭遇到會用人行做誘餌,再將人吞吃的荒蕪捕獵者。女伙房兵在被吞食中意外找到荒蕪人的弱點,原來它們身體裡都有個類似人類心臟的核心。

因此我們成功的殺死了兩隻荒蕪捕獵者,但卻沒有救回被吞吃的駕駛,只好用他留下的連線裝置,繼續往最近的軍事基地前進,但一路上還會遇到多少荒蕪人,又會有哪些變異種,我們都不得而知,只能帶著僅有的彈藥往前。

就在距離基地只剩一公里左右時路不通了,可能是為了避免荒蕪人從這裡潛入,有一段下水道被炸過坍塌的水泥塊掩埋住。沒辦法我們也只能回到地面上了。

看到眼前的情況我回頭對大家說:「只剩一點路,現在前面沒辦法走,我們必須要到路面上,但是現在外頭的情況不明,大家務必要小心。」看著眾人驚恐的眼神,緊握著手裡的武器,我拿出手電筒找了一下,看到通往上方的梯子。

我先爬了上去,輕輕的打開入口的鐵蓋,和狙擊手借了瞄準鏡,用傾斜的角度試圖看到地面的情形,只見到處都是彈孔和火燒過的痕跡,而且還沒探出頭已經能聞到屍體的腐敗氣味,還有燒過的焦味。

目前看來附近應該沒有荒蕪人的蹤影,因此我壓底身體爬了出來,並揮手指示其他組員上來。隨我後方的狙擊手也爬了出來,黑大個子緊跟著,但因為他身體太魁梧,無法像我們完全壓低身形。

就在黑大個子出來沒幾秒,遠方就有機槍開始掃射,我們分開躲到週邊燒到焦黑的車輛後面,而黑大個子躲避不及,手臂被子彈擊中,因為是機槍的子彈,讓他的手被打出一個大洞。

黑大個子猛按住傷口,但血還是不停的流,我和狙擊手都大聲的喊著:「別開槍,我們是人類!」可能對方太遠加上機槍的聲音所以聽不見,於是狙擊手就拿出了槍,躲在車輛後面,找到機槍的位置。

他慢慢穩住呼吸,開槍把機槍的基座打歪,這時掃射才暫時停了下來,我站了起來舉高雙手慢慢走向前:「我們是人類,別開槍!」然後狙擊手先衝過去看黑大個子的傷勢,女伙房兵和維修員聽槍聲暫停也才緩慢的爬出來。

我看到右邊大樓機槍的所在地有三個軍人,其中兩個努力的扶起機槍,另一個拿望遠鏡看向這裡,我又揮了揮手,並舉起手中的連線裝置。他應該看到我的動作了,就拿起無線電在通報。

過了一陣子,數十名全副武裝的軍人衝了上來,其中有兩位拿著手電筒開始照我們的眼睛檢查,確認沒問題後,才叫其他人把鎗放下,並扶起黑大個子往基地的方向走。

其中一名檢查我們的軍人對我說:「我是這裡的值星中尉,抱歉這幾天受到太多荒蕪人的攻擊,所以才會這樣警戒。」我拍了拍他的肩膀:「我了解,但要快點治療我的隊友,怕他失血過多。」

這時中尉指揮旁邊的士兵,拿出擔架先抬黑大個子回基地,但他實在太重,最後由六個軍人才把擔架扛起來。走一段路後就能看到,前面高聳的軍事防禦牆,上面還有許多軍人在走動著。

中尉用無線電說明:「找到生還者,開門讓我們進去吧。」而就在厚重的門緩緩的打開時,忽然地劇烈的震動了一下。我穩住了腳步,對那位中衛說:「你們的門是不是太老舊了?」

維修員這時插話說:「軍事防禦牆的門不會發生這種震動的。」我看了一下後方,組員們和中尉也都感覺到不對而回頭。只見不遠處的一棟大樓,像是從底層被爆破般,在巨響和灰煙中倒塌。

此時在塵霧中,一隻巨大無比圓形的荒蕪人出現了,身上還長滿了長短不一的利刺,只見它轉身撞擊,旁邊的大樓也應聲倒塌,就像一棵長滿刺的大球破壞著建築。

這時大門才開了一個縫,中尉就指揮軍人們先把黑大個子送進去,然後所有人也都急忙的進入基地,中尉用無線電聯絡著:「前線部署如何?」只聽另一頭回應:「機槍還沒有架設好!」

隨後看到巨大長刺的圓形荒蕪人,好像聽到聲音而轉向,然後立刻彈跳起來往剛才架設機槍的大樓衝撞過去,無線電那頭傳來叫聲然後就沒有音訊了。隨著中尉走進基地,他立刻叫牆上的軍人把大門關閉。

我想到連線裝置,就拿起來查看被記錄的變異荒蕪人,不久就找到這隻被命名為“荒蕪重擊者”的變異種,像是一顆巨大無比的圓形仙人掌,四肢如同青蛙般彎曲,會用彈跳衝撞的方式摧毀眼前的一切。

基地內的警報聲響起,許多士兵拿著鎗開始往防禦牆移動,我把連線裝置理查到的資料給中尉看:「這隻荒蕪人會衝撞建築,防禦牆可能也擋不住他的攻擊!」那位中尉叫旁邊的士兵帶我們見指揮官,隨後對我們說:「現在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,想辦法盡一點力吧!」

我們跟著士兵往指揮塔走,他沿路有點埋怨的說著:「要不是你們,這隻怪物也不會到基地,如果不是你們攻擊機槍哨站,反應的時間也不會這麼短。」我拉了士兵一下:「我明白你現在很緊張,但是不要自亂陣腳,讓我們一起對抗這些怪物吧!」

這位士兵才喘著氣點了頭,繼續帶我們往上走。只聽遠方那隻荒蕪重擊者狂吼聲,像地震般的劇烈搖晃讓我們都差點站不住,接著如同山崩一樣的巨響,厚重的軍事防禦牆立刻被撞破一個大洞,飛沙走石和被拋起的士兵逐一落地。

這時我加緊腳步跑上指揮塔,打開門就見到被眼前景象嚇傻的指揮官,而從高處往下看,才發現荒蕪重擊者的身後,無數隻揮舞著藤蔓的荒蕪人直衝過來。我立刻拿著連線裝置跟指揮官說明:「這是荒蕪重擊者,我們必須先打倒它,否則基地會被摧毀殆盡。」

沒想到指揮官像發瘋了一樣打了我一拳:「就是你們把荒蕪人引來的,現在基地淪陷了,你們開心了嗎!」他越講越激動,甚至拔出腰間的小鎗指著我。狙擊手看到這個動作也舉起槍瞄準他,指揮塔內的士兵也都拿出鎗對準我們。

現場情況一觸即發,我緩緩拿起連線裝置:「我們知道殺死荒蕪人的辦法,別被恐懼搞到自相殘殺,我們的敵人在外面!」指揮官這時才慢慢冷靜下來,我也緩緩地站起身。

指揮官把小鎗放在桌上:「荒蕪人開始獵食我們了,原本以為它們是要感染同化,沒想到變異種開始吞吃人類吸收營養。」我嘆了一口氣:「因為人類把大地都封住了,它們的食物來源就會變成地球上的唯一物種-人類。」

看著底下屍橫遍野的景況,我想現在世界上所有人類還存在的據點,都發生著相同的情節,人類不再是地球的主宰,而是這些新物種的食物,從前為了人類的生存,其他物種必須死亡,現在為了荒蕪人的存在,人類必須死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火蜘蛛 的頭像
火蜘蛛

火蜘蛛-小說集

火蜘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