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蕪-二篇四章.jpg

原本因為巨木散出苞子所引發的睡眠症,再我們一次次的攻擊之下,這些苞子迅速進化演變成長著藤蔓的荒蕪人,為了適應和對抗人類的武器,又演化出了擁有硬皮荊棘的荒蕪毀滅者,還有能偵測出人類位置的荒蕪追擊者。

為了躲避蜂擁而來的荒蕪人,以及強大的荒蕪毀滅者,我們小隊躲進了下水道,要前往最近的軍事基地,準備進行反擊。也要趕在它們將所有睡眠症患者轉變為荒蕪人之前,想出反抗的對策,否則寡不敵眾的人類,將會被這個可怕的物種取代。

來到昏暗無比的下水道,我們打開了手電筒,照著駕駛所拿的連線裝置,慢慢的往臨近基地的方向走去,中途我還不斷的往回看,就擔心行蹤被荒蕪人發現。

走了一段路,應該可以確定,荒蕪追擊者無法找到我們在地底下的位置,而在本來就無人煙的下水道間,顯得寧靜許多,駕駛看著連線裝置的地圖引導對我們說:「再往前走會經過一個管線匯集的大水池,會有很多條岔路,要跟好別走錯囉。」

過了一下子,果然來到了多條下水道匯集在一起的水池,就像很多馬路交集的大型交流到一樣。只是才接近我們就慢下了腳步,因為遠遠就能看到水池裡冒出數條像蘆葦的植物莖,只是看起來並不密集,不確定到底是什麼。

我用手勢指示狙擊手觀察,他拿起狙擊鎗用瞄準鏡看著,但因為水池比我們所在的下水道低,因著高低落差看不到什麼,所以他慢慢的走向前,往下看了水池一眼:「人,水裡面有人被抓住了!」

駕駛一聽就衝上前,果然看到三個人面朝上躺在水面上,四肢都被我們看到的蘆葦枝纏繞著,猙獰的臉張大著口求救著。這時駕駛把連線裝置交給我,拿出小槍跳了下去,準備要救人。

沒想到駕駛到水中就感覺到不對,他在水中感覺不到那個人在水裡的身體,只見駕駛痛苦的掙扎了一下,他原本要救的那個人站了起來,肚子如同巨大圓形的膜包住駕駛的下半身。

像蘆葦的枝原來不是纏著水裡的人,那些根本就是它的四肢,開始纏繞駕駛,肚子上的膜也像嘴巴一樣慢慢把駕駛整個包了進去。我們被眼前發生的事嚇傻了,大個子這時才反應過來對水池開槍。

還沉在水裡的兩個荒蕪人也站了起來,我和女伙房兵拿出步槍迎擊,狙擊手也在瞄準後開槍射穿其中一個水中人的頭,但在這樣的攻擊下,它們也只是舞動著像蘆葦的枝子,掙扎後逃竄離去。

我們暫時脫離了危險,但是沒有救回駕駛,而打穿頭的那一鎗也沒有成功地殺死它,現有的武器只是驅趕,並不能真正的擊敗眼前的敵人,讓我的心產生說不出來的恐懼。

我看了自己所剩無幾的彈夾:「大家檢查一下彈藥還剩多少,我們還有一段路要走。」然後我拿起駕駛留下的連線裝置,看到最近的基地還有七公里遠,只能希望這一路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,不然就我們幾個人,恐怕走不到基地就全數陣亡了。

而我也發現剛才回傳變異荒蕪人的訊息後,政府單位開始歸類取名的清單,現在已經增加到二十幾個種類了,大概瀏覽了一下,就看到剛才襲擊我們的,被稱為“荒蕪捕獵者”,會以人的形象作為誘餌,再用消化囊把人類吞食。

看到這裡我有點嚇到:「吞食!所以荒蕪人開始把人類當食物了?」在這個資源已經被人類消耗殆盡的地方,荒蕪人如果想生存下去,也一定會面臨到同樣的問題,饑荒之地要從哪裡獲得養分?

照這樣說來,新的食物鏈產生,而人類是在荒蕪人之下的物種。抱著千頭萬緒還有疑惑,我帶著隊員們繼續趕路,希望路途中不要再遇到其他的變異種。

才走了一下子,就聽到四周有動靜,剛才是在寬廣的水池,而現在我們走成一路在狹窄的下水通道內,如果這時候遭受攻擊只會被一一擊破,那些荒蕪捕獵者已經伺機而動了,等死不如直接反擊。

因此我用手勢叫大家停下來,小聲的說著:「那些在水裡的荒蕪人一直跟著,化被動為主動,我們先發制人殺死他們!」狙擊手抓了抓頭問:「怎麼殺?我剛才把它頭打爆了都不死。」

我拿起連線裝置思考了一下,把荒蕪捕獵者的資訊給大家看:「我想它們還是有弱點的,那個頭說不定只是做出來的誘餌,我們必須假設它有另一個真正的頭在其他地方。」

狙擊手嘆了口氣:「我們無法確定,或許這些荒蕪人就是殺不死。」我也深呼吸了一下,堅定的跟他們說:「對,但是總要試試看吧!」其實我也無法完全確定,但這時候即使是微乎其微的希望也都是好事。

狙擊手沈默了一陣子,才有點不甘願的說:「也對,試試看也無妨,那你有什麼計劃嗎?」我微笑著說:「這次換我們部下誘餌,引那些荒蕪捕獵者上鉤。」隨後我慢慢移動著腳步:「我想它們一直在旁邊觀察的原因,是因為我們集體行動它感受到威脅,但如果等它們想到攻擊模式,我們就完了。」

黑大個子用有點發抖的聲音說:「所以你說的誘餌是」我邊走邊把手放在耳朵邊:「你們聽,只要有移動的聲音,它們就會跟著動。所以如果我們中間有人是落單的,就會變成它們的目標。」

維修員沈默了很久,這時候也忍不住搭話了:「你是要我們其中一個人落單變誘餌嗎?」我回頭對他說:「對,但我們會先部署好,讓其他人把誘餌救出來。」維修員低下頭喃喃自語:「那誘餌被抓走怎麼辦?我現在身邊也沒有威力夠強的炸藥。」

這時女伙房兵居然自告奮勇:「我去!」大家有點驚訝的看著她,只見她拿出了隨身的兩把短彎刀:「它們敢吞,我就從裡面把它肚子剖開!」我拍了拍她的肩膀:「好!妳放心,我們一定會把妳救回來的。」

隨後狙擊手先架好槍瞄準後方,其他人慢慢往前走,但都已準備好手槍。我看著女伙房兵點了點頭,她也回應了一下就往後面衝去,果然四周荒蕪獵捕者的聲音立刻追了上去。

她跑了一段路後準備折回,但下水道太滑讓女伙房兵跌在水中,這時兩邊的大水管已經伸出像蘆葦枝的觸角,她有點緊張的爬了起來繼續跑,但其中一隻荒蕪捕獵者已經爬出,抓住她的腳。

聽到女伙房兵在遠處尖叫,因為下水道彎曲的設計,狙擊手看不到她,也無法及時救援,我立刻拿起步槍跑過去,黑大個子和維修員也拿著鎗跟過來。趕到時女伙房兵已經被荒蕪捕獵者吞了進去。

我不斷對著荒蕪捕獵者的那個人形開槍,打到它頭破手斷,但還是停不下他的動作,只見它又要逃離,就快要救不到女伙房兵了。結果忽然荒蕪捕獵者像觸電般的抽動,倒在地上掙扎一陣子就停住不動了。

女伙房兵從荒蕪捕獵者腹部的膜裡,用刀切出裂口爬了出來,她因為裡面的酸液感到疼痛,就在下水道的水中打滾。躺了一陣子之後,她才站起來對我說:「你說對了,它的肚子裡還有一個臉,在吸收消化後的養分,那個才是它們真正的弱點,我用刀刺穿後它就倒下了。」

這時我們後面上方的水管裡,跳下那隻臉已經被打爛的荒蕪補獵者,原本準備攻擊,但一聲槍響,在後方的狙擊手趕來,把它的腳打斷一隻。女伙房兵立刻衝上前將這隻荒蕪捕獵者肚子的膜切開,已經被消化到一半的駕駛掉了出來。

它裡面露出來的臉,呈鮮紅色,嘴還在吸食著。我馬上走過去補了一鎗,這隻荒蕪捕獵者也就應聲倒地。這時駕駛身體開始滲出鮮血,有部分已經被消化道見骨,而且已經斷氣一陣子救不回來了。

我忽然聯想到荒蕪毀滅者的出現,也是在大火中演化出硬皮和帶刺的荊棘,目的或許就是要保護裡面這個真正的弱點,而荒蕪追擊者的出現,也應該是感覺到人類會產生威脅,所以演化的追蹤裝置。

這時我總算感覺到有一點希望了,原本無法完全殺死的植物,現在和動物細胞結合後,產生出如心臟般的重要器官,也讓它們出現致命的弱點。但這或許,也會成為人類反擊的希望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火蜘蛛 的頭像
火蜘蛛

火蜘蛛-小說集

火蜘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